疫情下的武汉瑜伽馆主:不想放弃瑜伽,就得放弃成见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有句话:汲汲而生,或汲汲而死。对于武汉市的一位瑜伽馆主刘妍而言,生命也可以归结为这个简单的选择。

“所以,我总要做点什么。”刘妍解释道:“我的生命在于瑜伽,也在于折腾。瑜伽使生活更具幸福,而折腾使生活更有意义。往后瑜生,我还是会一如既往地折腾。”

爱折腾的刘妍,有着一副温柔秀美的长相,但相处了很久的朋友都知道,刘妍的内心其实住着一个男人。一个凡事有规划,遇事往远处想,对热爱的事情探究到底,对认定的事情执着到底的男人。

比如在瑜伽这件事上。

疫情下的武汉瑜伽馆主:不想放弃瑜伽,就得放弃成见

刘妍是90后,从业瑜伽却已有10年时间。也就是说,她在大学还未毕业的时候,就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

“我从小身体就不太好,痛经会痛到请假去医院打点滴,体育课成绩常常都是最后一名。后来大四实习的时候进了一家旅游公司,成天呆在办公室里,发现身体的毛病更多了。”为了改善身体情况,刘妍想到了瑜伽。“接触瑜伽之后,我发现自己爱上了这种既能动又能静的状态,当时一拍脑袋就想,那干脆就学的更系统全面一些,所以直接去考了教练证。”

疫情下的武汉瑜伽馆主:不想放弃瑜伽,就得放弃成见

将这本证书折腾到手,刘妍感觉自己与瑜伽之间仿佛多了一道奇妙的联结。她开始出去跑馆和带课,空闲时自己练习和研究瑜伽……在毕业以后的几年时光里,刘妍与瑜伽的羁绊越来越深。而后来的收获告诉刘妍,当初选择瑜伽的决定是多么正确。“我在十几岁的时候很胖,是虚胖,上到三楼就开始喘气,体测从来没及过格。但现在我每年都会跑一两次的全程马拉松和两三次的半程马拉松。”从体测的800米,到全程马拉松的42.195公里,瑜伽带给刘妍的改变无疑是巨大的。

疫情下的武汉瑜伽馆主:不想放弃瑜伽,就得放弃成见

刘妍在武汉女子半程马拉松现场

在入行前几年里,刘妍接触过很多的瑜伽体系,包括基础常规的瑜伽,到后面的艾扬格、普拉提。最近几年里,她将学习方向更多的集中到了瑜伽普拉提与康复相结合的运动康复这一块。

对于这一转变,刘妍说:“除了身边在医院体系的朋友和从事康复这一块的朋友给了我很多专业的意见和看法之外,在从业的十年时间里,我也看到瑜伽普拉提行业日趋向于专业化、理疗化,更多的将瑜伽这项运动与康复结合在一起这样的一个发展。瑜伽不再只是摆出来的动作,而是一门专业的运动学科。而我们圈内也有越来越多的相关康复理疗的认证。现在国内外已经有很多大学开始有了运动康复这个专业,相信未来会有更多更专业的人从事它。”

疫情下的武汉瑜伽馆主:不想放弃瑜伽,就得放弃成见

而现在的刘妍,经常要接触的则是一群十几岁的孩子,在这些学员中,最小的只有11岁。“我相信健康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防患于未然,少年强则中国强,少年健康则中国健康。”

疫情下的武汉瑜伽馆主:不想放弃瑜伽,就得放弃成见

这么折腾,就不累吗?刘妍的回答是:奔跑在自己热爱的道路上,就算会洒下汗水,也能一路滋养着沿途的花。于是,在2020年3月这样的特殊时期,刘妍选择加入Wake健康创业联盟,成为武汉市城市合伙人。这样一位“生命在于折腾”的伽人,为何认定在瑜伽这条路上走到底,又如何在疫情笼罩下为瑜伽破开一束光呢?我们一起来进入采访:

疫情下的武汉瑜伽馆主:不想放弃瑜伽,就得放弃成见

Q1:从大四到现在这10年里,您为何一直坚持从事瑜伽行业呢?

A1:我大学刚去教课的时候,发现很多人有亚健康的状态,有的只是肩颈不好、比较僵硬或者免疫力比较弱,但还有很多人是达不到健康的标准的,比如说有腰间盘突出等各种问题。对于这些人,她们内心是想做运动,但很少有运动能让她们做,而瑜伽就是最能帮助她们的。后来我有了自己的两家瑜伽馆,帮助越来越多的会员改善了自己的身体状态的时候,心中满是成就感和被需要的价值感。她们日趋健康活力的状态,让我从业瑜伽的心越来越坚定。随着智能化的发展,很多人的健康变成了牺牲品。我走在街上的时候经常“职业病”发作,要观察路人的身体情况,然后我就发现,大多数人都是有问题的。有需求就会有市场,我永远不敢小看健康市场的潜力。另外,因为现在是快节奏时代,大家很容易浮躁。而在练习瑜伽的时候,人的状态是很好的,会静下心来,会思考内心的感受,会去接纳和包容更多的东西。如果大家能通过瑜伽把身体和心理调整好,就会有更高质量的生活品质。毕竟我们要走出焦虑中,才能察觉到有幸福感的事情。

疫情下的武汉瑜伽馆主:不想放弃瑜伽,就得放弃成见

Q2: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加入Wake瑜伽健康创业联盟呢?

A2:在认识Wake之前,我有和一些同行朋友聊到投屏教学的版块,觉得这种模式可以让课程更加产品化,更具专业性和可塑性。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想怎么去实现这件事情。幸运的是,后来我在朋友圈看到Wake投屏课的介绍,我就下载了Wake 的APP,课程的全面性和专业度都吸引到了我。相对于其他的运动方式,瑜伽能对一个人的身与心进行改善,综合性很强。同时,瑜伽的便捷性也很高,随时随地就能习练。但便捷性和专业性往往很难同时出现,比如现在抖音等平台都有发布瑜伽课程,质量良莠不齐。而我从专业角度来说,还是建议习练者最好进行系统性的学习,而不是碎片化的课程,才能取得比较好的习练效果。而Wake的线上课程,很好地同时满足了便捷性和专业性,这让我很惊喜。之所以下定决心这么快加入Wake,是因为我在武汉。武汉常住人口有一千多万,平时出去都会堵车,人山人海,而现在却安静得可怕。一开始大家是很惶恐的,但后来状态慢慢恢复正常和平静,我也开始思考未来的出路。我觉得这次疫情过后,全国(特别是武汉)的市场会迎来大洗牌,很多瑜伽馆会因为前期的经营不善和最近的持续的亏损,就算坚持到了疫情恢复,也会很快面临着关门,因为疫情结束不代表人们立马就敢走近线下场馆。这场危机,是整个行业的危机。不过这个影响是短期的,长期的影响是,大家会更注重健康。在拼免疫力的时代里,健康观念会更深入人心,甚至颠覆性地提高。而瑜伽作为非常好的居家运动,未来前景也会非常巨大。瑜伽不是流于表面去动你的肌肉和骨骼,更多的是调动你的呼吸和情绪,让你的整个人和身体都处在和谐相处的状态。武汉从封城到现在已经有五十多天时间,很多官媒在这期间发声呼吁大家做瑜伽和冥想的习练,我们这边的方舱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也提倡病人多做运动,于是经常会带领大家习练瑜伽,而像我这样没有被感染的人群就在家里进行习练。相信随着大家健康意识的提高,互联网与瑜伽结合这样便捷又健康的生活方式,会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接受和喜爱。在这一点上,Wake的方向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疫情下的武汉瑜伽馆主:不想放弃瑜伽,就得放弃成见

Q3:您有什么话想对瑜伽人们说吗?

A3:很多瑜伽人说开馆很难,生存很难,其实很多时候不是因为专业知识不够,而是因为缺少对行业之外的了解。我发现很多瑜伽老师还是很佛系的状态,只关注上课练瑜伽,两眼不闻窗外事。但其实未来互联网会和很多行业结合,诞生出更有力量的产品或平台,这个行业当然也包括瑜伽。有这股力量的帮助,我们可以改变很多人对瑜伽的看法,一起把市场发展得越来越规范。比如改变瑜伽就是把脚放在头上的偏见,比如把瑜伽与瑜伽伤联系在一起的恐惧……所以,我们需要这份支持。我和很多瑜伽老师聊Wake的投屏课,她们会忧虑:我们会不会被投屏课取代?我想告诉她们的是:所有行业都是优胜劣汰的,洗牌的时候肯定有人被洗出来有人留下。洗牌就代表着行业在发展,发展就代表了优胜劣汰的来临,所以我们更要赶紧提高自己的眼界和装备。瑜伽老师们在提高专业授课技能的同时,也应该看到互联网+瑜伽的未来前景。守旧者觉得互联网会带来竞争,而创新者看到的是合作。合作共赢,才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